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文物 > 文艺鉴赏
狗眼看人
来源:钱玉亮来源:钱玉亮
发布时间:2014-03-10 00:00:00
【字体:
    一大清早,男主人、女主人就出门了,这会天都黑透了,还没回来,不知在哪打牌喝酒潇洒呢。我被关在阳台上已整整一天了,我知道,我再闹腾也没人会理我。现在,我已没力气闹了,只有趴在门缝下,眼巴巴地等主人。这样的日子,我差不多也习惯了。
    今天是周末,男女主人都没有去上班,和一帮朋友去一个叫兴化的地方,看什么千岛油菜花去了。春日晴好,那一定是个很美很美的野外,蝶飞蜂舞,花香扑鼻,还可能有很多漂亮的小母狗……啊呀,我多想多想多想去呀。我跟前跟后,亲主人的脚,抱主人的腿,摇尾乞怜,讨好卖乖。女主人问,能带上又又吗?男主人说,不行,影响不好。瞧瞧,人就是这么虚伪!我是一条狗,也不是什么“小三”,有啥影响不好的呢?真是的。
   男主人擦罢皮鞋,女主人涂完脂粉,双双勾肩搭背下楼后,我这个气呀!挠门、啃玩具、撕拖把,情绪坏到了极点。还自虐自残,咬自己的尾巴,咬胯下的阳具,想,索性自宫了,也许就没念想了,就不再挠心难过了。否则,长期这样下去,哪一天把我逼疯了,我就是一条疯狗了,哼哼,那时,我就不是好玩的了。
    我名叫又又,是一条毛色金黄的泰迪狗,来自大城市合肥。其实,我具体出生在哪,我也不清楚,因为我生下来还没到两个月,就被黑心肠的老板挂在网上卖了,我和我娘,还有几个同胞兄妹,从此天涯陌路,音讯杳无。这是我们的狗命,有什么办法呢?我几经辗转,现在被拐卖到了一个叫天长的地方,不但没了亲人,连个说话的伙伴也没有。都说我们泰迪眼下是热门的宠物,价廉物美,人见人爱,说我们的祖籍在法国巴黎,属名门之后,血统高贵。我高贵吗?高贵个屁!当然,也有人毫不客气,说现在宠物市场上的我们,全是杂种,是外国的爹,中国的妈。人嘴两张皮,有时口吐莲花,有时臭不可闻,能怎么样他们呢,随他们说去吧,反正不管说什么,我们都是人的玩物。我们的出生权,生存权,恋爱权,交配权,一切的一切,全都掌握在人的手上。人是我们的上帝。
    我现在跟主人住在一幢四层高的楼上。主人房子不大,一看就知道,不是有钱的人。男主人工作很忙,女主人也不是职业太太。不是我狗眼,按他们家现有条件,就不该养我这样的宠物,养我们的,应该是真正的富人,真正的闲人。不过,我知道,现在的主人之所以收养我,不是在赶时尚,是情非得己。这其中缘由,说来就话长了。以后有机会,你们去看看我主人写的《泰迪又又的故事》吧。
    主人们都去上班后,我就被关在楼上,只许在阳台里活动,可谓是画地为牢。我每天不是趴着,就是迈着小米步不停地原地打转,虚度光阴,一点意思没有。每天上班前,主人都会来摸摸我的头,对我说,乖,听话,不闹,不要随地大小便,下班回来带你玩,带你去散步。不是我不乖,也不是我不听话,我虽然很聪明,但忘性差,一大意,我又不在指定地点大小便了。每次发生这种情况,主人回来都大发雷霆,不能原谅我。为此,我挨过打,挨过骂,被关过禁闭,被惩罚闻过狗屎。有一回,主人的鸡毛掸抽到了我的后腿上,我的个天哟,疼得我眼冒金星,满地求饶。有时想想,我真的很委屈,你们人教自己的孩子也是这样的么?你们若能拿出十分之一的耐心,我今天也不会有半点怨言的。
    当然了,主人除了拉屎撒尿对我要求比较严外,其他对我还是挺不错的。我的女主人是个贤淑勤快的人,家里洗衣拖地,买菜做饭,基本上全是她,每晚带我去散步,每周带我去洗澡的,也全是她。女主人尽管半老徐娘,芳华不再,但风韵丝毫不减,尤其是她那身材,人都夸保持得好,小蛮腰春风杨柳,一移步、一动身,摇曳生姿,曼妙无骨,很好看。因此,每晚跟着她一起去滨河公园散步,我都觉得很有光,和那些跟在一肥婆屁股后面的狗狗比,更是心生自豪。女主人的脾气也好,不温不火,时常和我讲些道理,我不乖的时候,教训我的鸡毛掸,也是举起得多而落下的少。我有一个改不掉的恶习,没事喜欢叼着主人的拖鞋,到处乱跑、乱扔,如果叼的是男主人的,她就坐在沙发上抿嘴窃笑,如果叼了她的,她也不吵我,而是跟她的“老坏蛋”吵——“老坏蛋”就是男主人。她说,老坏蛋哎,快来管管你家小坏蛋哟!
    女主人什么都好,就是她老是阻止男主人,阻止喜欢我的人,不给我狗粮以外的任何东西吃。对女主人的这一点,我不是一般的不满意,是很不满意。我们狗整天奴颜婢膝,低三下四,不就是图个吃吗?除了吃,还向人索取什么了?女主人好像很有理,说是为了我的皮毛纯正,为了我的人见人爱,一定不能宠着我、由着我,让我乱吃。说我是一小畜牲,不知好歹,说对我要“爱,而不溺爱”。对女主人的这些“理”,我是想不通的,人家本来就是一宠物嘛,不宠,还叫什么宠物呀?
    狗粮我已实在吃够了,天天一个样,一个味,而主人却顿顿变着花样,吃香喝辣。主人每天一开饭,我就蹲在边上眼巴巴地看,撵也不走,骂也不走,就还么死乞白赖。我希望主人随便赏一点什么,让我尝尝。我从不挑食,凡人吃的东西,我基本上都吃。说我血统高贵,不能吃杂食,那么,我不要高贵好了。我胸无大志,就想做一条普普通通的狗,就想吃点人的残羹剩饭。这辈子既然已做狗了,还虚荣个啥?我不叫,也不闹,蹲在桌边,就那么一动不动地用眼神望着他们。我的眼神是酵母,在发酵他们做人的良心,也是温柔无形的刀子,在一刀一刀慢慢地割他们的软肋,一直割到他们疼为止。这是我的不二法宝,我时常因此得到一点小施舍。当然,通常情况下都是男主人疼我,女主人此时说又不是,不说又不是,样子好纠结。
    还有,我觉得现在的狗粮,越来越难吃,我甚至闻都怕闻。一样东西,都到了我们猪不吃狗不闻的程度了,还能是什么好东西?说狗粮经过科学配方,营养均衡,能美毛亮发,增强免疫力,那是生产厂家忽悠宠物主人钱的。现在的人,心肠都已黑透了,人自己吃的东西都敢大肆造假,何况我们狗粮?我近来已越吃越不对劲。关于这个问题,我很苦恼,无法与主人进行交流,如果主人能亲自尝一尝我们的狗粮,或是找个什么机构检测一下,可能就知道了。我有时不吃,绝食,以埋头睡觉抗议,不是调皮捣蛋,不是嘴刁。男主人有时还冲我发脾气,说,不吃就不吃,饿死你小狗日的!我真想嚎啕大哭啊。
    我的男主人,我怎么说他呢,这是一个喜怒无常的家伙。宠起我来,对我视如己出,跟我疯,跟我玩,喊我宝贝、儿子、小乖乖,喊得我浑身肉麻。背地里,还不时偷偷地给我肉骨头、火腿肠、各式各样的小零食。但翻起脸来,则比大老虎还凶,嗓门老大,对我吹胡子瞪眼,什么脏话都骂得出口,还动不动就要扔了我,叫我流落街头成为一条流浪狗。心好狠好狠。
    男主人是干什么的我弄不清楚,他常常回来很晚,有时一身烟味,有时一身酒味,有时身上还有莫名其妙的香水味。男主人说是“应酬”,其实,他在外面“应酬”的是什么,一进门我就知道了,他瞒得了女主人,可别想瞒过我。我们狗最厉害的,就是嗅觉。有一回,我听到楼下有只小母狗在叫,声音丽质性感,叫得我想入非非,兴奋不己,恨不能从四楼纵身跃下和她去私奔。后来男主人回来了,他在抱我时,一下子碰到了我勃起的硬绑绑的家伙,他说,天呀,你才多大,简直是一小流氓!男主人居然大惊小怪,说我是小流氓,啊——呸!你们人才流氓呢,你们人会干的事,我们狗狗哪一样不会干?我毫不客气,冲着他一阵汪汪。
    男主人忙里偷闲,偶尔也会带我下楼去散步,每次跟他出去,说实在的,我都心花怒放,高兴得直蹦直跳。他不给我套项圈,不给我扣皮带,只要我不跑出他视线范围,他都放任自流,不会管我。他一点不像是在溜狗的样子,他腆着大肚子,背着手,样子有点像将军。和他出去,我一会冲锋,一会卧倒,尽情奔放。我还忘乎所以,胆子很大,敢和比我高一个头的哈士奇、斑点、沙皮狗们叫板。当然喽,我是狗仗人势,没有男主人在,嘿嘿,我也许早就夹着尾巴逃跑了。
    我唯一给男主人丢脸的是,一见到漂亮的小母狗,我就走不动路。这时,我不但谈不上高贵,模样还极其委琐,追着人家屁股,又是闻又是嗅,不知羞耻,主人再怎么叫我,叱斥我,我都听不见。好像此时已我不是一条狗了,简直就是一条大色狼。有一回我去追一只外号叫狐狸精的小母狗,追得没了踪影,让男主人找得气喘吁吁,血压升高,差点犯病。
    不错,这是我的不对,男主人可以恼火,可以骂我、揪我的耳朵,怎么地都行,但他让女主人把我带去宠物医院,要骟了我,我就不能原谅他了。这是人说的话吗?到目前为止,我还是一条纯洁的小处狗呀,我还没正儿八经地谈过一次恋爱呀。主人啊,真要骟我的话,我就求求你们饶了我吧,求求你们干脆让我去流浪吧,我情愿到荒野里去过那放浪形骸、饥寒交迫的日子,就是死也无憾。午夜惊魂。我的咕咕噜噜自说自话,把男主人从梦中惊醒了。男主人披衣下床,坐在我对面,傻傻地望着我。人眼看狗,狗眼看人,我们就这么默默地四目相对。
    男主人的身上,全是油菜花的花粉,香味浓得雾一样。他和女主人不但去看了油菜花,还去钻了花海,实在是浪漫。昨晚,他们回来得很迟,样子很累,把每晚带我下楼去散步的活动,也给取消了。我孤独难耐,被关了整整一天,气急败坏,本来不想理他们,想耍点狗脾气,但一听到那熟悉的望眼欲穿的脚步声,我顿时就崩溃了,立刻躬腰谄媚,又匐伏在了他们的脚下,拼命摇动尾巴,拼命撒欢。主人再不是,毕竟还是主人,我们狗永远是忠诚的,永远都是以德报怨的。
    主人披着一伴薄衫,睡眼迷离仍在傻傻地望着我,也不知他读懂了我的心声没有?
    更深露重,夜凉如水。还说什么呢?不说了。


版权所有:滁州市博物馆 地址:滁州市龙蟠大道99号 电话:0550—3038962
今日访问量 1 昨日访问量 52 总访问量 99325 技术支持:滁州中天科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