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文物 > 文艺鉴赏
老嘉山采风随想录
来源:钱玉亮来源:钱玉亮
发布时间:2014-03-10 00:00:00
【字体:
    这几年,年岁大了一些,有点不求上进了,老想着出去走走。一到节假日就捉摸,去哪里呢?好像再不出去走,时不待我了。
    前不久的一个周末,朋友老乔,一个资深的驴友,穿着冲锋衣,驾着越野车,兜了一圈回来,说,“哟,邻县的老嘉山不错,有山有水,有情有趣,好。”这家伙,去没邀我,还来吹牛皮,我当时挺有意见的。当然喽,这是不讲理,人家也可能有人家的不方便,比如,和女同学、女网友一起去的呢,你又掺和什么呢?好在老嘉山离我们不远,想去,说去就去的。
    机会很快来了,市文联组织了一个活动,叫《走进“美丽明光”文艺志愿者采风活动》,问我愿意不愿意参加。这我当然愿意,而且是十分愿意。这年头,研讨会也好,高峰论坛也好,什么活动都没采风活动有意思。“采风”,听着就浪漫,听着就来劲。而且这次去“采”的地方,正好是明光。明光就是老嘉山,过去叫嘉山县,现在叫明光市。走前,我也“跩”了一下,给老乔去了一个短信:今明后三日,去老嘉山采风,勿扰。
    文联很会组织,各路来“采风”的人马,在张八岭集结后,转乘数辆越野车,往山里进发。在一个小山顶上,举行了启动仪式。明光市的领导,也赶到了现场,作了即兴的讲话,要文艺家们妙笔生花,多宣传明光,宣传他们的“XO”旅游线。送我到张八岭的朱师傅,早先是开大货车的,跑过一些地方,之前在车上说,张八岭有什么玩的,鬼不生蛋的地方,过去是土匪窝。这个,我和他的看法就不一样了,据我所知,明光这些年发展还是很快的,打造旅游也是很给力的,张家界当年不也是土匪窝吗?从旅游的角度,真是土匪窝倒好了。现在来了一听,果不其然。明光人为了实现“明光梦”,新打造出了“XO”两条旅游线。而“X”线,就从“土匪窝”张八岭起。乍一听“XO”,可能让人一头雾水,以为是啥山寨版的洋酒。但我一听就觉得好,有创意,吊胃口,考验人的想象力。
    初冬时节了,却一点不觉得冷,头顶暖阳高照,心中热情洋溢。站在不高的山巅上,放眼远眺,低山逶迤,烟树环绕,蹊径无人,空谷鸟啼,好一个原生态的荒野之地,顿时激情就愈发高涨起来。这些年,随着年龄、阅历的增长,和走过的地方增多,很多的观念变了,旅游也从“浅水游”进入了“深度游”。过去是跟着导游屁股后面,跑一个个景点,蜻蜓点水,走马观花。现在基本上不用导游了,也不看景点了,而是看“民俗”,看“生态”,看“地貌”了。独自去寻找美了。老乔说老嘉山好,才一进山,就感觉到了。老乔这家伙,虽然当兵出身,不“文艺”,但我们越来越气味相投了。
    老嘉山地处江淮分水岭北侧,与盱眙、凤阳、定远、来安、滁州接壤。一览众山,山高均在四百米以下,属典型的丘陵地区。对祖国的地形地貌感兴趣后,边看边学,长了不少见识。五大陆地的基本地形,高原、平原、山地、盆地、丘陵,陆续都领略过了。以为出来看野外的景致,还是丘陵最好。平原虽然一望无际,但平铺直叙,少了一点韵味。山地呢,又这山看着那山高,打不开视线,看不远的。在丘陵上看,最有诗情画意。起起伏伏,错落有致,有湖泊,有塘坝,有岗地,有圩田,有一片片树林,有大大小小的村庄,还有纵横的田埂、小路。一切尽收眼底。若是到三四月里,繁花杂树茂盛起来,油菜花遍地怒放起来,真的是一片锦绣大地啊。这刻你若背着手,或是卡着腰,站在山岗上凝望远眺那么两三分钟的话,你不是一个有诗人情怀的人,就是一个有思想的人。你不觉得自己是个人物都不行的。
    我们安徽的地形地貌,泾渭分明,是很有特点的,皖南是山区,皖北是平原,江淮之间则是一片丘陵。一直以来,说到旅游,我们地处江淮之间的皖东人,是既不自信,也不自觉,矮人三分似的,只知道一个劲地夸别人,仰慕别人。其实大可不别的。现如今,人的审美情趣大不一样了,沙漠、湿地、草原都是景了,咱丘陵也应该是。以为没有名山大川,名刹古寺,不是革命圣地,伟人故里,就泄气了,不去挖掘自身资源了,不敢“忽悠”了,这也太憨实了。明光现在拿老嘉山做文章,这个大题目首先就选得好。
    采风车队在老嘉山腹地中,像在大海中行驶,忽儿跌入谷底,忽儿跃上浪尖。这个时节,虽没了漫山的野花,但依旧一山的斑斓,色彩层次异常丰富。那些朴树、楸树、榆树、枸树,以及纠缠其间的葛藤,遍山的荻草,经过了秋的雕饰,已褪去了绿的外衣,一切均以黄褐的暖色为基调。枯黄、杏黄、赭黄、栗黄、茶色、赤褐色、绛紫色,枫叶红,将军红,厚重浓稠,恍若列维坦和希什金笔下的一幅幅油画。这两位被誉为是“森林歌手”的19世纪俄罗斯大画家,任何一个不经意的场景,树林、草垛、农舍,暮霭中的河流,蜿蜒的林中小路,瑟瑟的荒草,纷飞的落叶,都能在他们的笔下入画,而且都能美得让人惊颤。在老嘉山中穿行,若没有一点美学修养,那可真是有些“大煞风景”了。
百度中国地形地貌图,发现江淮丘陵所辖之地,寿县、肥东、肥西、六安、长丰,定远、凤阳、嘉山、滁州、天长、全椒、来安、六合、仪征、邗江等区县,丘陵形态最典型、最精华部,恰恰就在嘉山。嘉山有老嘉山、中嘉山、小嘉山。嘉者,善也,美也。山峦起伏,和缓有度,疏密有致,有一种波动的韵律美。而且老嘉山还是江淮分水岭的地标,向南,把水送入了长江,向北,把水送入了淮河。在地形上有其更独特的意义。编制老嘉山旅游规划、打造“XO”线的,一定是位高人。“X”以老嘉山为轴心,分东西线和南北线。东西从三界起,经栖凤湖、石坝、中嘉山、小嘉山,到自来桥。南北从张八岭起,经燕子湾水库、白米山、老嘉山、石坝、跃龙湖,到黄寨草场。形成了“X”形。“O”线,则是以女山湖为核心的又一条旅游线。“X”是游山,“O”是玩水。游山玩水,多好。
    这几年在外行走,除了对地形地貌感兴趣,还对地名也感起了兴趣。见到一个有点奇怪的地名,总爱反反复复咀嚼、念叨,想象琢磨这名子后面的内涵与故事。例如,通常叫双墩、七里墩、九里墩的,不是古驿道上的烽火台,就是有古墓葬或古遗址。叫乌家寨、花旗营、杨营的,历史上差不多都有过屯兵。叫高家庄、马家河、金家集的,无疑曾是家族的聚居地。文物考古的田野调查,就非常注重这些地名的研究。老的地名,不仅有空间指位性,更多地包含了社会性,它的命名、更名、发展、演变,能折射出很多历史的信息,为今天的地理学、历史学、民族学等诸多学科,都提供了宝贵的研究资料。在老嘉山中穿行采风,我就时刻关注着走过的集市、村落、路口、桥梁,以及溪流,湖泊,山岭的名称。这些藏在山间的地名,很有意思的。槽坊、碾城、三界、三关、白米山、元宝山、牛头湾、柴营、小王郢、杨庙、谢岭、陈桥、花良……随便蹲在田头,递一枝烟,和一个老农聊一聊,就能知道这个叫“柴营”或“三关”的地方,有着怎样的历史背景,有着怎样的传说和故事。出来旅游行走,没有什么比发现书本上没有的知识更让人愉悦的了。在这样原生态的地方,不知为什么,还特容易让人产生联想。这地方有没有我不知道的远房亲戚呢?我父亲当年勘探修路,来没来过这里呢?我父亲没来过,我爷爷呢?他是不是在这里当过土匪,抑或被土匪劫过财物呢?啊呀,这一联想,就天马行空想远了,说不定都能整出一篇《红高粱》式的小说来了。瞧,来老嘉山真是来对了吧,比扎堆儿去那些人造景点有意思多了吧。
   老嘉山最美的景致,不在六蝶泉,不在蝴蝶谷,也不在牛头湾,而是在黄寨草场。此时汽车一直在分水岭的山脊上行驶,两侧山坡杂树全无,草地在落日的余晖中一片金黄,东南不远处,是有千岛湖之称的跃龙湖,一片波光。天低吴楚,眼空无物,唯有山水相依,美极了。站在空旷的草地上,真有时空错位之感,恍然顷刻间置身在了塞外坝上草原。真是养在深闺人未识,这么近的邻县,居然就不知道还有这么若大的一片丘陵草场,既为自己的孤陋寡闻而汗颜,也为军事机密的严紧而折服。一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,这里都是“闲人莫入”的神秘军事基地,至今,在山间的一些旮旮旯旯,废弃的营房和仓库还在,迷雾还未散尽。据说这黄寨草场,当年就是国家一处万匹军马养殖基地,如今围栏依稀尚存。一片山脊上,万马奔腾,该是何等壮观的景致啊。可惜的是,如今我们有幸走进了这片草场,却又不见了当年的万马。
    文联组织的采风活动,因经费有限,时间很短,行色匆匆。中午在老嘉山的山坳中,我们全吃的干粮,每个人一碗方便面加两个茶叶蛋。我留心观察了一下,我们的主席和我们一样,也是一碗面两个蛋。如此厉行节约,真的让人感动。来明光走老嘉山的“X”线,一天显然是不够的,要想有更多的收获,须静下心来,背着行囊,徒步走,那才是真正意义上的采风。
    老嘉山,有机会我一定会重新再来的。


版权所有:滁州市博物馆 地址:滁州市龙蟠大道99号 电话:0550—3038962
今日访问量 1 昨日访问量 52 总访问量 99325 技术支持:滁州中天科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