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文物 > 人文历史
云观滁博之欧阳修撰苏轼书《醉翁亭记》碑刻拓片
来源:滁州市博物馆作者:滁州市博物馆
发布时间:2021-12-31 09:50:38
【字体:

欧阳修,字永叔,号醉翁,吉州永丰(今江西省吉安市永丰县)人,北宋政治家、文学家,仁宗庆历五年(1045年)知滁州,有作《醉翁亭记》。苏轼,字子瞻,号东坡居士,眉州眉山(今四川省眉山市)人,北宋文学家、书法家。王诏守滁,请东坡书《醉翁亭记》并刻之。欧阳修因支持范仲淹的“庆历新政”,朝中保守派忌恨欧公已久,这时出了一件事,成为欧公贬官滁州的引子。欧阳修的妹妹嫁张龟正,张龟正卒后,留下前妻生的四岁女儿,养在欧阳家。张氏成年后,欧阳修把她许配给族兄之子晟。不料,张氏与家奴通奸,事下开封府。权知府事杨日严前守益州,欧阳修曾论其贪恣,杨怀恨在心。于是借机让张氏诬说也曾与欧阳修通奸,进而罗织证据。“诸怨恶修者,必欲倾修。”庆历五年八月甲戌,降河北都转运按察使、龙图阁直学士、右正言欧阳修为知制诰、知滁州。正是这一事件,促成了千古名篇《醉翁亭记》。

醉翁亭的远近左右都是一张山水画。有山,有泉、有林,有亭。然而,作者没有孤立地用墨,而是交织一体,既各具特色,又融合统一,蔚然深秀的琅琊山,风光绮丽,苍翠欲滴,以群山为背景,酿泉环绕而过,一座四角翘起的亭子立在上面,这样,无山,则泉不美,无泉,则青山孤立,无亭,则山泉失色。山与泉相依,泉与亭相衬,一幅画中,山水亭台,一应俱全,构成诗一般的优美境界,作者笔下的朝暮和四时之景,也都是优美的风景画。读《醉翁亭记》或许以为欧公是一副饮酒作乐,流连山水,不理政事的醉翁模样,实则不然。辟练兵场,训练民兵,维修城墙,保卫地方。实行“宽简”之政,深谙黄老之道,办事遵循人情事理,不求博取声誉,这也正是他一生为政的风格。士大夫出世与入世思想都在《醉翁亭记》优美词句中完美呈现。勾勒了一幅“与民同乐”的风习画。文章先写滁人之游,描绘出一幅太平祥和的游乐图,在这幅图画中,有“负者”,有“行者”,有老人,有小孩,前呼后应,往来不绝,十分热闹。

宋刻本字有漫漶,但书体远在明刻本之上。今拓明刻本分四张拓,前三张七行,末张五行,行二十字。此碑书于欧阳修逝世后近二十年,无一笔松懈,无一字不缜密。在笔画的披拂之间既得其遭劲,又显示洒脱之美,其捺与撇往往十分舒展,如举手投足之自如萧散。笔笔用力,沉着宽厚,显出雄强。而又巧寓对比,错综变化,显示灵逸。比如“醉”字的“酉”旁共有四竖画,先用一分,继用二分,最末用三分笔。“提携”两字均为左右结构,又上下相联。此外,因原碑残毁严重,上世纪八十年代又有重刻碑传世。

来源:张祥林主编 王浩远著《琅琊山石刻》黄山书社出版



版权所有:滁州市博物馆 地址:滁州市龙蟠大道99号 电话:0550—3038962
技术支持:滁州中天科技
皖ICP备14001521号-1